用戶名: 密 碼: 保持登陸  作家   忘記密碼  注冊會員  注冊作家
耽美小說->作妖章節列表 > 作妖_ 15,撒花,可喜可賀

作妖  15,撒花,可喜可賀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尤閔手握拳,說的話有點咬牙切齒。要不是看你是個女的,我忍。

    女孩厭惡居高臨下的看著尤閔。“我說你不配!你什么身份?我的墨哥哥只是跟你玩玩罷了,你還真的當真了?!我告訴你!墨哥哥已經跟我訂婚了!”

    “訂婚?”尤閔笑了。尤閔看著女孩囂張的樣子,忍不住反擊。“那又如何?就算他娶了你,他心里也沒有你!”

    女孩一驚,因為明知道尤閔說的沒錯。她卻不甘心。“哼!只要得到墨哥哥的人,其余的又怎么樣?”

    尤閔卻不屑一笑,不想多糾纏,轉身走了。

    女孩卻不依不饒。“尤閔!你站住!你跟墨哥哥是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尤閔走回酒店門口,迎面就碰到了墨軒的姐姐,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尤閔遮臉,打算墨希能視而不見。

    墨希叫住尤閔。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尤閔認栽,看在是墨軒姐姐的份上,好聲好氣。“墨姐姐,有何貴干啊?”

    可是墨希卻一點情面都不給。“尤閔,我不喜歡廢話,我希望你不要做墨軒的絆腳石,離墨軒越遠越好。”

    尤閔扯扯嘴角。這句話墨希都不知說了幾次了。可是墨希接下來的話繼續刺激著尤閔。

    “墨軒最敬重奶奶,你卻害得奶奶進了醫院,你要知道墨軒很看重奶奶的心愿,奶奶的心愿就是希望墨軒有個賢妻良母和親孫子,墨軒肯定會乖乖娶秦竹的,你卻忍心破壞嗎?你這樣還能算愛著墨軒嗎?喜歡的人背著一輩子的愧疚跟你在一起嗎?或者你非要當個小三?每天暗地跟墨軒在一起嗎?你覺得你們的日子會好過?!癡心妄想!”說著,墨希將手里一百萬的支票拿出來,也不管尤閔要不要,硬塞給尤閔。“這是一百萬,算是補償,不要再出來騷擾墨軒了,好自為之。”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墨希說到尤閔的痛處。小三?!他縱使再厚臉皮,他也不愿意,墨軒真的娶了那什么秦竹之后還跟自己在一起,就算只是名義上的妻子,他寧愿斷了這段感情也不會選擇做小三。

    尤閔有些迷茫,他千里迢迢追過來,結果墨軒都沒見到,卻換來這種結局,難怪墨軒不允許自己過來,墨軒說得對,他不該來。回到酒店房間,尤閔一下子癱軟在床上。

    鄭澤看見尤閔失魂落魄的,有些擔心。“尤閔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尤閔搖搖頭,看著鄭澤關心的臉龐,委屈一下子崩潰,抱著鄭澤大哭。

    鄭澤也不知道尤閔怎么了,只好安慰的拍拍他背。“好了,好了,不哭了,什么事都不用擔心,我在。”

    尤閔跟沒聽到一樣,繼續哭。尤閔終于消停的時候,眼睛都快腫了。

    鄭澤看著尤閔紅腫的眼睛,哭笑不得,拿著煮好的雞蛋幫尤閔敷眼。“什么事情委屈成這樣?”

    尤閔委屈巴巴的,只是簡單帶過。“沒什么,他要結婚了,我不想呆在這里了,哥,我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簡單的幾句話,包含了多深的痛,鄭澤也能感受到一點。

    鄭澤就猜到尤閔本來就是為了見到他所說的那個人,不是純粹的旅游。尤閔不想多說,鄭澤也不會勉強。“好,我們回去。”

    說走就走,兩人回了國之后,才過一天就已經搬到了尤閔的新住處。鄭澤看著尤閔萎靡不振的樣子,忍不住留下來照顧他。

    尤閔手機在恍惚恰好也摔壞了,他也沒想要怎么去弄回來,因為他想斷了聯系也好,不要留一點念想。可是他卻時常對著新手機發呆,似乎還是在希望墨軒能夠奇跡般地打給自己。

    鄭澤照顧像個傀儡過活的尤閔一個月了。看著尤閔憔悴的樣子,也有點看不下去。“尤閔,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尤閔點點頭,覺得自己有點太過了。“啊,我沒事,好得很呢。”露出的笑容比哭還難看。

    鄭澤心疼的摸摸尤閔頭發。“對了,張宇說下午有個聚會,說你一定要去。”

    尤閔拒絕。“我不去了,今天輪到我值班。”

    鄭澤嘆口氣,尤閔的值班表他比本人都要清楚。“尤閔,你今天是休息。”

    尤閔愣了一下。“嗯?是嗎?”

    鄭澤只好解釋,這是你的值班表。“你上次打印給我了,就是怕你沒日沒夜的值班,才讓你打表給我的。”

    沒辦法,不干活他老是要想到墨軒結婚的場景,然后越想心越痛,不過避免鄭澤擔心,尤閔點點頭,拽過被子。“嗯嗯,那我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休息的時間過長,會得病的,走吧。”鄭澤難得強勢了一會,拉著尤閔出門。

    尤閔力氣哪有鄭澤大啊,也懶得掙扎了。跟著鄭澤到了宴會。尤閔看著宴會的裝飾布滿了蕾紗,鮮花,這樣一看反而更像結婚宴,全部人都禮服盛裝出席。尤閔碰碰鄭澤胸膛。“哥,我怎么覺得這個宴會像別人的結婚啊?”

    鄭澤還沒回答,后面跟著萬卿殷的張宇就走上來。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,拉著尤閔遠離鄭澤。“尤閔,你怎么穿這樣?”

    尤閔不明。“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今天好歹也是一場隆重的宴會,不要這么隨意。”于是直接拉著尤閔去換套西服。深藍色的襯尤閔膚白貌美,雖然他是個男的…西服的規格也是恰恰好貼身,尤閔覺得有點不可思議。“誒,這尺寸太合身了吧?”

    張宇卻沒有回答,只是拉著尤閔就走。“嗯?對啦,宴會有節目哦,快開始了,走,我帶你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嗯?宴會還有什么節目啊?”

    “等會你就知道了。”張宇賣關子。

    整個宴會燈光昏暗,只有舞臺十分明亮。尤閔準備坐下的時候,卻被張宇推上舞臺。于是等到尤閔站在舞臺的時候,還有點懵逼。拉住準備走開的張宇。“誒?小宇,我為啥要站在這里?”

    張宇不語反笑,眨眨眼。

    尤閔一臉懵的時候,突然出現一個主持人。“先生,你好,歡迎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你好。”尤閔十分不解,也只能等著主持人解答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準備表演個節目,麻煩您跟著我配合好嗎?”主持人一臉神秘的笑容。

    尤閔看著眾目睽睽的群眾,他也不能說不好吧?于是只能點點頭。然后等燈光全暗的時候,尤閔憑直覺站到那個主持人旁邊,輕聲問。“那個,請問,你們是在表演魔術嗎?”

    還沒有得到回答,主持人的聲音響起。“先生,不用害怕,請你原位置站著,接著我說什么你就跟我配合好嗎?”

    趕鴨子上架,他現在能說不好嗎?不過尤閔又一想,不會是大變活人之類的節目吧?這可有點危險性了,于是尤閔開玩笑的說。“我可以不配合嗎?”

    可想而知,整個宴會的人哄堂而笑。

    主持人愣了一下,沒想到尤閔會這么說。不過身為主持人,臨危不亂是必須的。于是接著說。“可以不配合,但是會有懲罰哦。”

    這聽起來可不是什么好事,于是毅然的點點頭。“好吧,我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我想先問你個問題。如果有個魔法,能讓你實現一個愿望,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這算什么?尤閔百思不得其解,但還是認真的回答了。“嗯…”尤閔頓了頓,猶豫了一會。“如果可以,我希望和最愛的人幸福的在一起。”尤閔說得深沉,雖然明知道不可能,但是就是忍不住希望真的能實現。

    結果主持人沒有回答。尤閔忍不住伸手那個疑似主持人站著的位置。“那個……?”

    結果尤閔卻被攬入一個溫暖的懷抱,還伴隨著一個最熟悉的聲音。“恭喜你,這個愿望可以實現了。”

    尤閔震驚了,等到燈光打到兩人身上,尤閔看著身穿黑色西服,卻感覺墨軒在發光,都覺得自己是在做夢。“墨軒?我在做夢嗎?”

    墨軒忍不住捏捏尤閔的臉。“該醒了。”

    墨軒沒有下重手,只是輕微捏而已。尤閔臉頰被捏,但只有感覺輕微拉扯的感覺,但是不疼,就越發覺得自己真的是在做夢了,“我……真的是在做夢?…”說著忍不住捏捏自己臉頰。

    墨軒一想到尤閔故意躲著自己,也有些惱怒,看著尤閔的傻樣,幫他做證明。“你不是在做夢。”捏住尤閔另一邊的臉頰。

    感覺到雙重疼痛,尤閔驚喜又震驚。感動的痛哭流涕。將什么墨軒結婚了,什么遠離墨軒的狗屁想法都丟到了腦后,緊緊抱住墨軒。“嗚嗚!墨軒,我好想你!”然后濕潤的眼睛突地發亮的看著墨軒,覺得墨軒簡直就像個王子出現了。

    墨軒只是揉揉尤閔頭發。“下次再敢玩失蹤……”墨軒后面一句湊到尤閔耳朵邊威脅卻包含曖昧的說。“就讓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。”

    尤閔聽到,臉轟的一下紅粉,接著又想起來明明是墨軒先沒聯系自己的。“誒,大哥,明明是你失聯了好不好!?”

    “那陣子手機被收走了,就因為這樣你就失蹤一個月?長能耐了哈?”墨軒也不顧場合,拍了拍尤閔屁股。

    尤閔還沒來得及跟墨軒算賬,現場就一片鼓掌聲。原來是張宇看不下去兩人調情了,就忍不住帶領全場觀眾鼓掌。“那個!恭喜兩位新人,恭喜啊!尤閔,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哦!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喜?!”尤閔正一臉懵的時候。接著聽見了主持人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先生們、女生們:

    大家中午好!

    今天我們歡樂地聚集在一起,在此召開墨軒先生和尤閔的婚禮會議,兩人之間的感情是非常真誠的,程序也合法有效,請在座的賓客們一起為他們作證!!”

    啪的一聲,隨著再一次的掌聲,燈光全亮了。也多虧了燈光,尤閔接著看到了墨軒照片中那個疑似奶奶的人和墨希,居然還有秦竹!?墨希一臉冷漠,秦竹一臉憤恨,還有那個奶奶竟然正一臉慈祥的看著自己。

    大腦一片空白的尤閔接著聽見主持人接著說誓詞。“尤閔先生,你是否無論富貴貧窮,無論疾病還是健康,或任何其他理由,都愛他,照顧他,尊重他,接納他,永遠對你的丈夫,也就是墨軒先生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盡頭?”

    尤閔不敢置信,自己是在結婚?而且還是和墨軒,大腦此刻一片空白,愣愣的看著墨軒,哪里回答得了主持人。

    墨軒勾起尤閔的下巴,頗有魅惑的味道。“尤閔,說,你愿意。”

    尤閔這才聽話的點點頭,大聲的回答。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主持人又問墨軒。“墨軒先生,你是否愿意尤閔先生成為你的愛人,與他締結婚約?無論疾病還是健康,或任何其他理由,都愛他,照顧他,尊重他,接納他,永遠對你的愛人,尤閔先生忠貞不渝直至生命盡頭?”

    墨軒還沒等眾人起哄,勾起的嘴角,親吻了一下尤閔。“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墨軒接著拿出兩枚戒指,給尤閔套上。“該你了。”

    尤閔看著閃著光的戒指,激動的給墨軒套上結婚指,尤閔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動,抱著墨軒,主動啃吻墨軒。

    眾人一片驚呼,紛紛跟著起熱鬧。

    吻完,尤閔開始在糾結不是很重要的點。為啥自己是愛人,墨軒就是丈夫?我看起來很弱?

    等到主持人開始一連篇說詞。尤閔終于能夠和墨軒說悄悄話了,他一大堆想問的。“墨軒,這是怎么回事啊?你不是明明跟那個秦竹結婚了嗎?”

    墨軒只是揉揉尤閔頭發。“事情都解決了,我的結婚對象只能是你。”匆匆幾句話,帶過了他這一兩個月是如何被父親母親責罰,努力得到奶奶的理解,墨希的諒解,秦竹的放下。只不過墨爸本來沒有什么意見,倒是墨媽很是反對了,只不過愛妻不同意,他也只好跟著不同意,于是墨父出了個兩全其美的辦法,就是墨軒能通過他設置的考驗。失去了尤閔的聯系后,墨軒就知道了秦竹和墨希的施壓,于是墨軒更加拼命的通過考驗。苦苦熬過一個月中失去了尤閔的聯系,還得通過父親的考驗。不過后面就算通過考驗,墨媽還是沒有怎么同意,干脆眼不見為凈,所以他倆才沒有出現在現場。

    奶奶一開始確實有點難以接受,而且她從小就知道墨軒一向冷漠寡情,在看到了墨軒有如此深愛的人,簡直覺得不可思議,也畢竟活了快一輩子,覺得墨軒人生有所愛不易,開始理解并鼓勵墨軒。墨軒有時候迷茫了,還是奶奶開解的,不然在父親母親的壓力下,他也很難堅持通過考驗。

    至于墨希也是難得被墨軒冷漠對待,責備,警告。本來也只是擔心弟弟前途而已,她本身也不討厭尤閔。后面看到墨軒傷痕累累也要通過考驗,也終于諒解了。

    秦竹就更是簡單了。直接幾句話威脅就好了。不過秦竹不甘心,就噔噔跑過來,準備想搗亂。好在被墨軒警告了,秦竹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倆結婚。

    尤閔這才發現墨軒有點疲憊的臉色,知道墨軒肯定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不知道做了多少努力,感動又心疼的抱住墨軒,心里發誓自己無論怎樣也不會離開墨軒了。“墨軒,我心疼,因為你肯定背著我做好了好多事,而我只會逃避,對不起……”眼眶開始有點濕潤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下次再擅作主張,你懂得的……”墨軒說著,有意無意的撫摸尤閔的腰。墨軒真是對著尤閔的時候就與平時冷漠的樣子格外不同,總是每時每刻調戲尤閔。

    尤閔有點怕癢,忍不住躲開墨軒的進攻。兩人暗地的小動作沒人注意到,隨著主持人的問話。尤閔這才發現墨軒的奶奶上臺了,說完簡單的祝福,而且還慈祥的看著他倆說。“墨軒,奶奶真的很高興,你有一個這么深愛的人。”說著奶奶把兩人的手牽到一起。意思很明確。她很同意兩人結婚。

    尤閔有點吃驚。跟墨希說得有點出入啊,這奶奶一點也不強勢,而且還很慈祥。

    奶奶看著尤閔的傻樣。“嘿,孩子,我家的墨軒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尤閔拉著墨軒的手,鄭重的點了點頭。“嗯!”

    墨軒反手攬住尤閔的腰,宣誓主導權。“奶奶,謝謝您。”

    奶奶滿意的點點頭。“孩子,我能看出來,你深愛著墨軒,人生短暫,不要因為誤解而錯過了。”奶奶苦口婆心,畢竟自己孫子受了這么多苦,幸好她看出來了,尤閔真的深愛墨軒。

    等到尤閔去敬酒的時候,無視了秦竹的憤恨。尤閔對墨希還是恭敬的。“墨希姐,我不奢求什么,但是感謝你能來。”

    墨希哼了一聲,為弟弟感到不平。“呵,還不是因為我弟。”接著一杯紅酒一飲而光。“我弟弟這陣子拼命的時候,你居然失聯一個月,要不是看在你幾次拼死救了墨軒,我就原諒你了。”

    聽到墨希這樣說,尤閔也有點愧疚。墨軒則是不以為然的攬著尤閔腰走全場敬酒。雖然現場人都不是很熟悉,而且部分還是尤閔店里面的常客朋友,但是他們都是祝福墨軒和尤閔的。對啊,雖然反對同的大有人在,但是祝福真愛的也有,自己只看重祝福的部分不就好了?!尤閔覺得世界一下子變得太美好了。而這一切都是身旁這王子給的。高興得一下子蹦跶跳起來,賴在墨軒背上。“大人,怎么辦?我開心得快要瘋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別瘋。”墨軒接住尤閔,一個翻身把尤閔壓在床上,眼神有點突然變得陰沉,說。“在xx市游戲玩得可開心?”

    尤閔突然有點莫名其妙。“啊?”

    墨軒接著拿出了尤閔和鄭澤玩游戲,恰好是接吻的畫面。天知道,墨軒看著那視頻的過程,殺人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尤閔有點慌,干巴巴的解釋。“那那只是個游戲而已。”

    墨軒眼神變得越陰沉,扔掉了照片。

    尤閔看著墨軒越來越黑的臉色,下意識的想躲開。“墨軒!墨軒!你要相信,我心里只有你一個人!”

    墨軒拽住尤閔,不讓他挪動。“下次還敢玩嗎?”

    尤閔連忙搖搖頭。“不敢了!”

    “我得無時無刻給你做個記號。”說著,墨軒狠狠咬住了尤閔的脖子,留下了一個深深的草莓。

    尤閔有苦說不出,只好任由墨軒做記號了。真是一點不對的事情都不能做,會有報復的!

    更多原創耽美小說盡在耽美中文網http://www.kamoq.tw

    如果您喜歡本作品,請記得點下方的“投它一票”,以及多發表評論,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!
看不完請按CTRL+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,下次接著看    快捷鍵:上一頁“←”,下一頁“→”,目錄頁“Home”或“End”。
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 《作妖》最新評論  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
404 Not Found

404 Not Found


nginx
欢乐捕鱼3破解游戏 双色球300期基本走势图 体育比分最新开奖查询 刷水套利技术 求新时时高手一起玩 飞艇计划软件 app 都灵 斗地主规则说明 沃尔夫斯堡 百人牛牛官网下载 篮球比分直播网360 pk10永久可用出号公式 2017北京pk10直播视频 北京pk赛车冠军预测 双色球复式最佳投注技巧 时时彩怎么压容易赢 五百万彩票app
評論內容:請勿發表人身攻擊、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,最大留言數500字,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。

驗證碼: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
BL小說總榜
最新BL小說
双色球300期基本走势图 体育比分最新开奖查询 刷水套利技术 求新时时高手一起玩 飞艇计划软件 app 都灵 斗地主规则说明 沃尔夫斯堡 百人牛牛官网下载 篮球比分直播网360 pk10永久可用出号公式 2017北京pk10直播视频 北京pk赛车冠军预测 双色球复式最佳投注技巧 时时彩怎么压容易赢 五百万彩票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