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名: 密 碼: 保持登陸  作家   忘記密碼  注冊會員  注冊作家
耽美小說->唯愛等你章節列表 > 唯愛等你_ 第三十八章 抵死纏綿的七天

唯愛等你  第三十八章 抵死纏綿的七天

    不記得這一天,有多少種姿勢進入凌寒,有多少次進入、退出,有多少次凌寒輕顫地高潮。

    直到彼此都筋疲力盡,張帆方趴伏在他身上輕聲道:“寶貝兒,我抱你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口渴。”凌寒經過一天的歡好,聲音早已沙啞,身體疲憊不堪,身上無處不酸痛難耐,甚至連腳趾頭都痛得麻痹了。

    凌寒疲憊的睜開雙眼,看著窗外已經暗下來的天色,記得來時還是艷陽高照來著,這個人……這個人怎么會有這樣用不完的精力與體力和他廝纏,可以讓自己即使累得沒有一絲力氣,仍貪/婪地想永遠沉溺于他的身體之下。

    張帆休息片刻,下床從客廳端來一杯溫水,喝凌寒喝下,這才抱起他滑嫩的身子走進浴室,細心的為他洗去一身的汗水與粘膩的白濁,洗好后,裹上毯子,把他放在臥室的沙發上躺好,開始換新的床單。

    張帆看著床單上那抹已經干涸的血漬,不禁嘴角勾笑,原來寶貝兒的初次也會落紅,自己真是找到了個寶貝呢。迅速的鋪好床單,把凌寒抱起放到被子里,自己也上床躺下,將人重新抱進懷里。

    正當凌寒昏昏欲睡時,手機鈴聲驟然響起,凌寒不悅的皺了皺眉,“咳,老公,電話。”

    張帆拿起床頭柜上的手機,來電顯示是闞浩寧打過來的,接通后把手機放到凌寒的耳邊,闞浩寧焦急的聲音傳來,“凌寒,你沒事兒吧,問題解決了嗎?”

    凌寒嗽了嗽嗓子,聲音沙啞的說,“我很好,你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張帆見凌寒說話很是吃力,知道今天做過了頭,沒有考慮到凌寒是第一次,完全憑著本能用瘋狂的欲望占有他,接著搶過電話,“他很好,你不用擔心。替他向導師多請幾天假,他身體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張帆師兄,凌寒真的沒事兒嗎?為什么他的聲音聽起來怪怪的?”闞浩寧旁邊的江喆望天花板抹淚,怎么能有這么笨的人,明顯就是倆人已經和好,是縱欲過度的結果,伸手捅了捅闞浩寧的腰,壓低聲音道,“還不掛電話,他倆已經和好了,你再不掛電話,咱倆就該有事兒了。快點來副本。”

    闞浩寧不明所以的掛斷電話,隨后想到了什么,賊賊地笑起來,原來如此,打擾人家好事兒是不道德的,然后屁顛屁顛的進副本。

    上午闞浩寧回到宿舍后,越想越害怕,連忙把江喆約出來,最后倆人在網吧見面,邊玩游戲邊等消息,兩不耽誤,眼見著天都黑了,也沒信兒,闞浩寧再也淡定不下去了,掏出手機就撥通了凌寒的電話。

    凌寒趴在張帆的胸前,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肌,輕啟薄唇,“老公,我現在又困又累又餓,怎么辦?”

    張帆愛憐的撫摸著凌寒的臉頰,寵溺的說,“那寶貝兒先睡會兒,我去做飯。”

    凌寒想到什么,伸手摟緊張帆,委屈的說,“不要,我怕我一覺醒來,你又不要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寶貝兒,你已經是我的人了,我怎么舍得不要你,這輩子我都不會再放手了,寶貝兒,對不起!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記住今天說過的話,不許反悔。”凌寒說著,伸展了一下酸痛的腰,“呀,好痛,六個小時啊!禽獸!”

    張帆一只手著他的腰,一只手輕拍著他的后背,調侃道,“呵呵,只要不是禽獸不如就行,只能怪寶貝兒的魅力強大,讓為夫欲罷不能啊!乖~閉眼睡會兒,等你睡醒了,就有東西可以吃了。”

    凌寒實在是累壞了,本來最近就沒有休息好,今天又被翻來覆去的折騰了一天,沒一會兒,就打起了輕微的小呼嚕,張帆支起上身,把頭移到枕頭上,凌寒不安地皺眉,扭動著身體,似乎是在尋找著那份安心。

    張帆重新躺下,輕拍凌寒光祼的后背,待他熟睡后,才翻身下床,穿好浴袍,替他掖好被角,便輕手輕腳的帶上房門,走到客廳的陽臺上,點燃一支香煙,撥通江喆的電話。

    江喆開啟報復模式,大好的機會擺在眼前,當然不能放過,“老大,你終于想起我了,你把凌寒小朋友哄睡了?都多大的人了,還鬧分手,幼不幼稚!有什么話不能心平氣和的坐下來好好談談,Balabala……”

    張帆自知理虧,也不反駁,安靜的聽完,隨后反問,“你說完了?”

    江喆想了想,好像真的沒什么要訓斥的了,“嗯,說完了。”

    張帆抿唇輕笑,開始安排接下來一周的工作,“好,那來我說,我還要休至少一周的假,公司的事情暫時由你決定,決定不了的發傳真給我或者你帶到我家里由我批復,不過這種事兒最好還是不要發生。”

    江喆不滿的嚷嚷著,“老大,不帶你這么壓迫人的,地主還得給佃戶留點余糧呢!”

    “你要清楚,我不是地主,你也不是佃戶,OK?就這樣!”張帆及時糾正著兩人的關系。

    “老大,這個笑話有些冷,你還是繼續哄凌寒小朋友去吧!拜拜!”江喆迅速掛斷電話,萬惡的資本家。

    張帆吸完手中的香煙,轉身走進廚房,‘寶貝兒肯定最近一直沒有按時吃飯,今天又運動了一天,應該吃點清淡爽口的,不如熬點皮蛋瘦肉粥吧!’想著,便著手開始準備材料。

    一個小時以后,香噴噴的皮蛋瘦肉粥出爐,張帆舀了一碗,放在餐桌上晾涼,才用托盤端進臥室,輕聲喚醒沉睡中的凌寒,“寶貝兒,起來喝點粥再睡吧!”

    凌寒輕哼一聲,悠悠的睜開雙眼,張帆連忙扶起他靠在自己身上,一只手端著碗,一只手舀了一勺粥,開始喂食工作,凌寒配合的張開嘴,吞咽著嘴里的粥,嗯,味道不錯。

    喂食工作結束,凌寒重新躺下,張帆輕拍后背哄他入睡,待他進入深度睡眠后,才起身走出臥室,在餐廳吃完晚餐,滿臉倦容的躺到床上,摟著懷里的人兒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凌寒睜開鳳眼,就看到愛人的睡臉,嘴角洋溢著失而復得的幸福微笑。

    凌寒抬起頭,湊近張帆的唇,輕啄一口,便將頭再次埋進他的懷里,張帆輕笑出聲,把凌寒嚇了一跳,臉色微紅,“你一直醒著?”

    張帆摟著被子下凌寒赤/祼的身體,“寶貝兒害羞的模樣真可愛,昨天我們連更害羞的事兒都做過了呢!”

    凌寒將頭更深的埋進他的懷里,張帆更加靠近凌寒,凌寒可以清晰的感覺到,此時抵在自己大腿上的武器的形狀與熱度,緊張的一動也不敢動。

    張帆抱著凌寒一個翻身,把人壓在身下,頭慢慢向下,吻著他的脖頸,在舊的吻痕旁印下新的痕跡,隨后附在凌寒的耳邊輕語,“寶貝兒,我們再做一次吧!”

    凌寒抬眸,凝視著張帆充滿情/欲的雙眼,害羞的張開了雙腿。片刻,喘息聲、呻吟聲、撞擊聲再次響起。

    兩個小時以后,凌寒趴伏在張帆的胸口微微喘息,就這樣彼此靜默半晌,凌寒聽著他強有力的心跳聲,緩緩地閉上了眼睛,不一會兒就睡了過去,垂眸,看著懷中那張沉睡的容顏,張帆在他的額頭上輕輕地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等到凌寒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的時候,察覺到頭頂的目光,“你沒有睡會兒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,我一直在看著某只小懶貓趴在我的胸口上睡得香甜,你才睡了一個小時,要不要再睡會兒?”張帆笑了笑,那一瞬間的溫柔笑意讓凌寒看傻了眼。

    “都醒了哪里還能睡得著。”凌寒捂著嘴打了個哈欠,看向他,“一直在運動的人明明是你,為什么我會這么累?不公平!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想知道原因?”說著,張帆作勢就要把他再次壓在身下,這么迷人的寶貝兒,怎么要都要不夠。

    凌寒連忙出聲叫停,“老公,你讓我歇會兒吧,我真的沒有力氣了。”

    張帆聞言邪笑,戲謔的用食指輕刮他挺秀的鼻梁,“小傻瓜,逗你的!”

    凌寒知道自己又被調戲了,不滿的動了動身子,全身酸軟無力,躺在他的懷里,抬頭憤憤地瞪著罪魁禍首,看到那張得意的俊臉,真恨不得踹上一腳來泄恨。

    張帆不理會凌寒恨得牙癢癢的表情,低頭又在他光潔的額頭上落下一個吻,“餓了吧。我們去吃午餐。”

    說完,張帆就把凌寒抱起,往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凌寒立即慌了起來,掙扎著:“你干什么!快放開我!”

    張帆只是邪邪一笑,道:“又不是第一次了,該干的我都干了,還怕什么?幫你清理一下罷了,又不是沒看過,緊張什么。”

    聽到張帆另有含義的話,凌寒立即羞紅了臉,怒斥道:“要你管!放我下來!我自己會洗!放我下來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就放你下來。”張帆笑著安撫道,但依然抱著人不放。

    走到注滿熱水的寬敞的浴池邊,張帆突然松開手,直接把掙扎著的人丟進池里。

    凌寒突然被丟進浴池里,驚嚇間嗆了好幾口水,狼狽地咳嗽著順氣,憤怒地瞪著站在池邊一臉看好戲模樣的混蛋,突然對著那人用力地潑水。

    看到他被突如其來的水潑得甚是狼狽,凌寒嘗到報復的快感,開心地笑了起來,然后繼續用力向他潑水。

    水珠沿著發絲滴落在張帆健壯的胸膛上,再沿著優美的曲線滑下,畫面優美卻又該死的迷人性感,直到看到張帆胯間那漸漸蘇醒的欲望時,凌寒就再也笑不出了,害怕地一步步退后,直到退到池邊,退無可退。

    “怎以不潑了?嗯哼?剛才不是潑得挺歡實的么?看來做得還不夠!”張帆笑得甚是溫柔,但是那笑容看在凌寒眼里,卻是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張帆下了浴池,但是卻只是靠在池邊,微笑著看著另外一邊一臉防備的凌寒,不見有什么動作。

    兩人僵持了兩分鐘后,凌寒忍不住了,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只要一想到自己在他身下任其擺布,毫無抵抗力地發出羞人的呻/吟和哀求,凌寒又是氣又是羞,還我的男子漢尊嚴來。

    “我想干什么?我想干的事,難道你不知道?”張帆笑得十分邪惡,然后又道:“不過呢,我是很體貼的。只要寶貝兒肯乖乖的過來給我擦背,我就放過你,洗完澡后就帶寶貝兒一起去吃飯。如何?”惡魔拋出誘餌,等著獵物上鉤。

    凌寒半信半疑,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寶貝兒,你還不相信我么?”張帆一本正經地說。

    你值得相信么?明明早上說做一次的,結果一次又一次持續了兩個小時,凌寒腹誹著,但是看著張帆似乎又不像在騙他的樣子,再加上肚子真的餓了,于是,獵物一步一步慢吞吞地往惡魔靠近。

    “你不許騙我……”離張帆半步之遙的凌寒還想爭取他的保證,但是話都沒說完,就被張帆長臂一伸一卷納入懷中。

    然后又是一番鴛鴦戲水的折騰。

    “混蛋…嗯啊…騙我…啊…不要…啊…慢點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由于跨坐的體位,又連同微燙的水一同進入到前所未有的深度,伴隨著高潮的到來凌寒尖叫出聲,“夠了…嗯…太深了…啊……再快點…啊…別停…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事實證明,惡魔的話是絕對不可信的!

    這是凌寒在不知道是第幾個高潮,連腳趾頭也劇烈痙攣后,暈過去前腦海里閃過的唯一想法。

    結果,兩人走出公寓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。坐車來到附近的一家餐廳,凌寒都沒在搭理過張帆,任憑他怎么逗,他都不理不說話。

    張帆知道他在耍小性兒,也知道是自己理虧,就由著他了,張帆牽著他的手進了餐廳,本來凌寒想甩開那牽著自己手的人,但是那人卻怎么也不肯放開,反而越抓越緊。

    “寶貝兒,是比較喜歡由我抱著進去么?”張帆笑得一派紳士的模樣,但骨子里的惡劣凌寒卻清楚得很,還真的怕他會亂來,哼了一聲表示不滿后也只能任由他牽著手了。

    看見張帆,服務員立刻迎了過來,恭敬地道:“張先生您好,需要為您安排一間包廂么?”服務員在看到凌寒時愣了一下,但很快又笑臉迎人地向凌寒打招呼:“先生您好。”

    凌寒尷尬地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張帆冷淡地道:“給我個安靜的包廂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請張先生和這位先生跟我來。”服務員客氣地帶路。

    品嘗完美味的日本料理,把肚子填飽后,已經是傍晚時分了。吃飽喝足的凌寒又跟隨張大惡魔回公寓繼續深入了解去了。

    更多原創耽美小說盡在耽美中文網http://www.kamoq.tw

    如果您喜歡本作品,請記得點下方的“投它一票”,以及多發表評論,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!
看不完請按CTRL+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,下次接著看    快捷鍵:上一頁“←”,下一頁“→”,目錄頁“Home”或“End”。
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 《唯愛等你》最新評論  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
匿名
發表于 09-06 16:22
超級好看
 
游客
發表于 08-25 15:46
好看~~~  清夢兒辛苦了
 
清夢兒
謝謝親的支持與喜愛!(發表于 08-26 00:03)
 
匿名
發表于 08-23 21:13
超好看
 
清夢兒
謝謝親的支持與喜愛!(發表于 08-25 07:57)
 
游客
發表于 04-25 18:24
恭喜懷孕  。謝謝更文。
 
清夢兒
謝謝親的關注(發表于 06-24 06:40)
 
匿名
發表于 04-25 18:27
恭喜懷孕  。謝謝更文。
 
清夢兒
謝謝親的持續支持與關注(發表于 06-24 06:39)
 
ohm20000322
發表于 05-02 03:34
恭喜~~
 
清夢兒
謝謝親,已更文!(發表于 06-24 06:38)
 
游客
發表于 03-23 09:03
大大更文啦。
 
清夢兒
清夢兒在春節期間懷孕,孕初期的妊娠反應較嚴重,未能更文,請親諒解!謝謝親的支持! (發表于 04-19 11:13)
 
anjing173967
發表于 02-23 09:26
這是要棄的節奏嗎
 
清夢兒
不會棄文的,清夢兒在春節期間懷孕,孕初期的妊娠反應較嚴重,未能及時更文,請親諒解! (發表于 04-19 11:12)
 
游客
發表于 01-13 21:59
大大更文啦
 
清夢兒
親,文已更,謝謝支持,MUA~(發表于 01-17 20:00)
 
游客
發表于 01-02 15:17
大大求更
 
清夢兒
謝謝親的支持,文已更新!(發表于 01-06 23:57)
 
評論內容:請勿發表人身攻擊、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,最大留言數500字,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。

驗證碼: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
耽美原創小說總榜
最新耽美原創小說
欢乐捕鱼3破解游戏 23期四肖中特 七乐彩分析 快乐快乐中大奖新闻 在线打麻将真钱app 王中王i一码中特资料网址 武汉麻将规则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 手机彩票自助投注平台 广东十分开奖结果查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乐彩网 制作app游戏 北京pk计划软件推荐 真钱牛牛平台牛 三个骰子大小玩法规则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 黑龙江时时官网是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