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戶名: 密 碼: 保持登陸  作家   忘記密碼  注冊會員  注冊作家
耽美小說->盛世好逍遙章節列表 > 盛世好逍遙_ 第七章

盛世好逍遙  第七章

    這日天氣爽朗,萬里晴空,本該是個令人心情愉悅的一天,可錦安王府里的眾人心情卻很是不好。只因王府里突然來了位不速之客——一位輕松沖破王府重重戒備的危險人物。

    廳堂內,王府總管蘇淺悠悠地喝著茶,身前站著武夫打扮的柳遇安——當然,他是易了容的。

    兩人就這樣一站一坐,氣氛微妙。

    最后還是蘇淺打破僵局,“閣下方才進王府如入無人之境,可見身手不凡,在下蘇淺,不知可否有幸得知閣下大名?”他嘴上這么說,心里卻是為著府里的防衛發愁:看來王府的戒備還不夠森嚴啊。

    柳遇安不理他話中的絲絲嘲諷,面不改色地撒謊道:“在下劉緣,江湖草莽,不足掛齒。”

    柳遇安把話說得盡量符合他現在這副面皮的粗獷形象。

    蘇淺繼續發問:“那閣下來王府是想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來投靠王爺的。”

    蘇淺愣了愣,心想:你這架勢怎么看都有點像是來復仇的!不過他嘴上還是客客氣氣道:“王爺雖愛才尊賢,但您,今日這番唐突,恐有點不尊禮數,望你還是回去學學一些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屑于窮酸文人的那套,要知道,現世太平不還是道口子上爭來的,學那么多多余的干嘛?”

    不等蘇淺說完,柳遇安就不客氣地搶說道。

    蘇淺眼睛瞇了瞇,笑道:“你也說了現世太平,既如此,王爺又何必招那么多武夫子,王爺只守京城,你這話說得,好似王爺要養精蓄銳去打戰似的。”

    蘇淺話音剛落,柳遇安便動身向他襲來,速度奇快,就算蘇淺迅速地閃向一邊,胸前也受了他余下的掌風。

    不過柳遇安并未放棄,快速躍向蘇淺,又是一掌,不過這次蘇淺堪堪用手臂接住,柳遇安趁勢快速移到他身后,一腳踢向對方膝腕處,蘇淺順勢單腳跪下。

    整個過程不到幾息。

    柳遇安抱拳道:“我也說了我一介武夫,所以,能動手我絕不動口,總管大人還是別跟我扯這些有的沒的,都告訴你我是來投靠的了。你剛才也小小見識了我的實力,你覺得,憑我的身手,比不比得過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幕僚?”

    蘇淺緩緩站起,狼狽地整了整長衫,也不惱怒,細細打量了柳遇安一番,突然笑了笑:“劉公子,請隨我來。”

    柳遇安也沒問去哪,跟著蘇淺在王府繞了幾個彎,最后停在一個院子前。

    蘇淺笑道:“此處便是王爺居所,我想劉公子如此人才,王爺一定是想見見的。”

    柳遇安這下心里沒之前的淡定了,反而有點猶豫不前——秋承給他的關于錦安王的資料里,第一條便寫著“武功深不可測,與二少莊主不分伯仲。”

    當時他看到這個著實驚了一下,花翛然什么水平他是知道的——除了父親,近兩年打遍江湖無人能及。

    連柳遇安自己除了輕功外也要稍遜花翛然幾分。

    現在這位王爺卻跟花翛然武功相若,這讓柳遇安對這個王爺更加忌憚,同時也擔憂自己到時事了可否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盡管心中顧慮重重,柳遇安面上還是一副從容的模樣,“有勞蘇總管了。”

    來到房前,蘇淺還沒開口求見,房門就徒然從內打開,接著入眼的便是一位紫衣華服男子。

    柳遇安抬眼看去,心底的一點顧慮更加擴散了。

    男子身形瘦弱頎長,長發烏黑,面冠如玉,黑色眼眸鑲在上面,仿若深淵,令人窒息,更顯得病弱的臉透著一股子冷漠與肅殺,與其姿容極不相稱。

    但柳遇安恐慌的絕不是這人的容貌——畢竟對著花翛然和花暮期兩人的美色看了那么多年呢。

    柳遇安驚的是,方才他竟一點也察覺不到屋內有人的氣息!

    這康璟涯的武功,怕是與他弱不禁風的外表成極大的反差。

    柳遇安壓下震驚,跟著蘇淺拜道:“參見王爺。”

    康璟涯點了點頭并未答話,只是看了眼柳遇安,然后又看向蘇淺,仿佛無聲詢問。

    蘇淺介紹道:“啟稟王爺,這位是劉緣,來投奔王爺的。方才屬下與其過招,發現劉公子武功不俗,特引薦于王爺,請王爺定奪。”

    康璟涯依舊神色淡漠,緊緊盯著柳遇安,柳遇安微笑以應。

    蘇淺在一旁垂手靜立。

    氣氛一時詭異起來。

    半晌,錦安王開口:“你就是闖進王府的人?”

    這人闖進來沒一會兒就有下人通知了他,方才他特地等著蘇淺將那人帶來,畢竟能如此輕松硬闖進王府的人是極少數的。

    柳遇安道:“為了證明在下的武學,更為了博得王爺的青睞,這……實在是不得已而為之。”

    其實根本是王府的門衛沒有拜貼就不讓進,柳遇安嫌麻煩直接硬闖了——順帶博一波關注,他可不想步步為營、循序漸進,浪費時間——山莊賠了那么多買賣,可不要早點報復回來么?被懷疑就被懷疑,愛信不信,大不了再換張臉重來。

    柳遇安話音剛落,一把劍便入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柳遇安皮笑肉不笑,“王爺這是?”

    這是要比武么?知道了錦安王的功底,柳遇安現在最怕的就是跟王爺一比高下了。

    錦安王道:“跟本王來。”

    柳遇安嘆了口氣,認命地跟了過去,蘇淺也笑吟吟地跟著他們。

    走至一個空曠的園子內,錦安王和柳遇安各執劍相立。

    錦安王道:“你先。”

    柳遇安也不客氣,出劍刺向錦安王,招式快如閃電。

    錦安王反身迎上,一一化解。

    柳遇安將劍舞得密不透風,兩劍相交,叮叮聲不絕于耳。

    突然,康璟涯于短到不可思議的瞬息間手腕一翻,竟朝柳遇安的下盤攻去。

    柳遇安猝不及防,踉蹌著退后半步。

    高手過招,這點間隙卻是致命。

    康璟涯趁機襲向柳遇安胸口,柳遇安用劍疾疾擋住,只覺握著劍的手微微發麻。

    柳遇安奮力將錦安王的攻勢抵開,自己反被他的內力逼得后退一步,頓時,漫天劍花散落,柳遇安急急接住,但終究被錦安王尋了空隙。

    一眨眼,泛著寒光的劍抵在柳遇安的頸邊。

    柳遇安收回劍,“王爺武功高深,劉某佩服。”

    唉,自己最大的速度優勢都被他輕松碾壓,柳遇安不由在心里微微苦笑。

    錦安王將劍棄在地上,打出“叮”的一聲,震得柳遇安和蘇淺心跳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“錦安王府從不收門客。”錦安王語氣淡薄,“但,你可以例外。”

    錦安王說完便走了,留下呆怔的兩人。

    蘇淺笑道:“看來劉公子很得王爺青睞啊。”

    柳遇安道:“哪里哪里,以后還勞煩蘇總管多多關照了。”

    蘇淺笑道:“一定一定,只要有好處就行。”

    柳遇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柳遇安越來越覺得蘇淺是一只笑面狐貍了,進府到現在就沒看見他臉上的笑容消失超過一刻鐘,錦安王有今天的權勢肯定少不了他的功勞。

    不管過程如何,柳遇安還是如愿混進了王府,然后……就暫時沒有然后了。

    自比武那天起,柳遇安就過了兩天的吃喝拉撒睡的頹廢日子,期間,他見著的人除了固定送東西的仆役,連蘇淺都再也沒見過,更別說更高一級的錦安王了。

    至第三日,柳遇安覺著這樣下去他肯定會發霉,于是無處可去的他打算把王府先逛一遍。

    逛著逛著就逛到一個不小的湖邊,看來王府很大,連這個湖都只是府里的一角。

    湖面波光粼粼,一條木橋延伸至湖心的綠瓦小亭,亭內有石桌石凳,湖邊柳絮低垂,四周假山環繞,鮮花綠草茂樹生機盎然。

    美景如畫,柳遇安不禁看得有點沉醉了。

    走進一些,湖中正有錦魚嬉戲,柳遇安更加歡喜,折下一根樹枝,迅速刺向那些毫無防備的魚兒。

    許是湖里的魚兒在王府除了被觀賞外沒人會把它們看成食物,所以過得太過安逸,對于柳遇安的屠殺完全不知逃避,還以為是來投食的,反而送死地在柳遇安那里聚集,于是柳遇安輕而易舉地刺到了四條,弄得柳遇安深深哀嘆自己的捕魚絕技沒發揮出來。

    這些年在孑樂山,柳遇安時不時地跟著莊里的弟子練武打獵,所以海味雖沒吃過多少,這山珍野味吃了個夠,這烘烤技術更不在話下,且養成了隨身攜帶烘烤材料和小工具的習慣。

    這不,柳遇安嫻熟地撿枯枝敗葉,拿出火折子、小刀、調味料,剖魚炙之,完全忘了這是堂堂王府而非綠野山林。

    正烤得起勁,柳遇安上揚的嘴角突然一僵。

    有極輕的腳步聲靠近,大約二十步遠。能在這么短的距離才被柳遇安這個輕功高手察覺的,在這錦安王府,只有一人……

    再次領悟到錦安王的武功之高,柳遇安已沒有初時的驚訝,他依舊低頭專心烤魚,仿佛不覺有人臨近。

    有紫緞朝靴進入眼簾,頭頂傳來清冷的聲音:“依你的武功,應該知道本王來了。”

    錦安王的語氣很肯定。

    柳遇安放下魚,拍拍衣裳,朝錦安王行了個禮,道:“難道王爺剛剛想要我遠迎?”

    錦安王隱隱不滿道:“起碼要在本王來之前起身相迎。”

    柳遇安道:“不如王爺再退回去,我們再來一遍?”

    同時在心里嘀咕:這王爺年紀不大架子倒挺大的。

    沒想到錦安王真的就這么往后退了三十步。

    柳遇安:“……”這人果然不辜負十七歲這個幼稚的年紀該有的骨氣。

    柳遇安睜大著眼直愣愣的看著再次走來的錦安王,無奈地躬下身:“參見王爺。”

    作為一個受平等思想熏陶十四年的現代人,再加上到這后也是個江湖不羈少爺,柳遇安骨子里是不可能給人下跪行禮謝罪什么的,躬身已是他最大的退步。

    所幸這次錦安王看都沒看他一眼,徑直走上木橋,在小亭內坐下遠眺,不知看著哪一處出神。

    被無視的柳遇安樂得不跟他多言,繼續把剩下的魚烤完。

    半個多時辰后,烤好的魚香氣誘人,柳遇安特意將魚朝著錦安王的方向吹了吹,錦安王不為所動。

    柳遇安心道:這魚畢竟也是他府里,分些給他也無所謂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一個錦衣玉食的王爺咋就長得這副孱弱模樣呢?——雖然那孱弱身子內里的強大武力讓柳遇安覺得有點可笑,但至少外表看來還是蠻讓人心疼的。

    于是柳遇安左右手各拿兩條魚走到錦安王身后:“王爺,吃魚不?”

    錦安王轉過身,毫不客氣地接過一條,慢條斯理地吃起來,柳遇安也毫無顧忌地坐在他的對面,狼吞虎咽。

    從兩人的吃相和速度看,理所當然地,柳遇安用錦安王吃一條魚的時間吃完了兩條。

    “嗝~”柳遇安拍拍肚子,“王爺可對我的烤魚滿意?”

    錦安王沉默不語,柳遇安自顧自地繼續說:“王爺不回答便是默認了,剛好還剩一條,我吃飽了,不如這條就給王爺吧?”

    錦安王依舊不客氣地接過,不過卻是放在一邊不吃。

    柳遇安笑道:“看來這魚很合王爺口味啊,王爺竟想帶回去慢慢品嘗,我誠感榮幸啊。”

    錦安王:“……”錦安王拿起魚,猛地朝一邊扔去。

    “唉呦!”一聲驚呼入耳。

    是蘇淺來了。

    柳遇安看著無辜受牽連的蘇淺,哀怨地看向錦安王:“王爺,浪費糧食是不對的。”

    錦安王道:“給蘇總管吃是浪費?”

    柳遇安“恍然”:“哦,原來王爺是吃不完給蘇總管吃啊,王爺真是體恤下屬。不過王爺的胃真小啊,難怪長這么瘦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柳遇安幾乎是含在嘴里說的,不過錦安王聽清楚了,“本王不像你,無底洞。”

    柳遇安反駁:“這是一個男人的正常食量!”

    錦安王的臉上終于出現表情,但是是絕對稱不上友好的表情,“你的意思是說,本王……”

    柳遇安被他陰森森的口氣弄得雞皮疙瘩,連忙奉呈:“王爺當然不是正常人,王爺乃天人之姿,怎可跟我們這些凡夫俗子比呢?”

    錦安王哼了一聲,不再搭理他。

    “呵~看來王爺跟劉公子相處不錯啊。”一直靜默的蘇淺終于開口,拿著魚緩緩走近。

    柳遇安:“能得王爺青睞是我畢生的理想。”

    柳遇安話沒說完,錦安王便幾個起落不見身影。然后空中飄蕩著一句話——

    “以后,你便是本王的貼身侍衛”。

    柳遇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說的話跟難聽嗎?不會啊,都是實打實的好話啊。

    蘇淺笑瞇瞇地,邊啃魚邊道:“恭喜劉公子了,這還是王爺第一次要求要貼身侍衛呢。”

    柳遇安受寵若驚,扯開話題,“對了,我剛剛的話很難聽么?為什么王爺一聽就燒屁股似的走了啊?”

    蘇淺抹了把嘴巴,完全不打算糾正對方粗魯的比喻:“呃,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柳遇安郁悶:“被人崇拜的感覺不好么?”

    蘇淺搭著他的肩,摸摸下巴,道:“可能你人品不怎么好,王爺覺得被你……呃……這么惦記,覺得太降低他的身份了吧。”

    柳遇安:“……”他現在覺得蘇淺這只笑面狐不僅狡猾,而且毒舌。

    還有,自己跟他有那么熟嗎?還沒到勾肩搭背這種境界吧?

    柳遇安拍開那只油爪,飛身朝自己的院子而去。

    蘇淺揉著手,朝他大喊:“記得下午搬到王爺院子里啊!貼身侍衛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蘇淺笑吟吟地看著柳遇安消失在房舍間,眼底看不出任何情緒。

    回到房間,柳遇安連喝完四杯茶,坐在桌旁沉思:看來,錦安王他們對自己很不放心啊。

    柳遇安才不信錦安王今天是碰巧撞到自己的,想來是看見他不在屋里,擔心他動手腳,尋人來了吧?

    將他閑置兩天之久,現在竟然讓他當貼身的侍衛,想必這兩天都去查他的身世背景,無功而返后想就近觀察

    還有,別以為他沒看到康璟涯和蘇淺在吃那魚之前都悄悄用銀針試探過!!

    這康璟涯的疑心不是一般的重,這王府的差也一定不怎么好當啊。

    更多原創耽美小說盡在耽美中文網http://www.kamoq.tw

    如果您喜歡本作品,請記得點下方的“投它一票”,以及多發表評論,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!
看不完請按CTRL+D自動添加到收藏夾,下次接著看    快捷鍵:上一頁“←”,下一頁“→”,目錄頁“Home”或“End”。
我也要發表評論查看全部評論 《盛世好逍遙》最新評論  本頁只顯示最新10條評論
匿名
發表于 03-26 20:20
蠻好看的(。・ω・。)ノ♡,怎么還木有小攻出場,期待那個王爺攻啊,一聽就禁欲冷霸道攻!!
 
凌晨翾翛
發表于 03-26 19:29
不錯呢~
 
周子翾
發表于 01-09 16:52
一次自殺,無故魂穿到了一個架空的朝代,成了妓院的小廝,帶著義弟逃出,榜上了一個大款當爹,可沒想到認爹也“買一贈一”,他于是無故的又有了個父親!(沒錯,他的兩爹是斷袖!)于是他成為了柳遇安。本想在這個異世平淡過日子,可卻不知不覺得罪了赫赫有名的冰山王爺,惹不起躲得起,于是追逐戰在兩人之間展開。看他們怎樣嬉戲修緣^_^
 
評論內容:請勿發表人身攻擊、廣告及其它宣傳類言辭,最大留言數500字,請自覺遵守相關政策法規。

驗證碼: 點擊獲取驗證碼 匿名發表
耽美原創小說總榜
最新耽美原創小說
欢乐捕鱼3破解游戏 足球单场 七星彩杀号定胆澳客网 足球比分即时指数 云南时时奖金表 天津快乐十分快三组合 腾龙时时彩手机版下载 多娱互动平台 河南快3开奖l结果 3d钱王点评十钱王给胆 幸运赛车稳赢计划 2012最新牌九作弊视屏 北京赛车pk历史 四肖期期準 彩票入门基础知识 北京赛車开奖结果 电子游艺彩金